2017去全球化影响更显

2020-08-09    收藏230
点击次数:386

股市终究会像债市一样,真正感受到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的影响,不过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川普(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掩盖了现实中的噪声:贸易增长的脚步放缓,全球经济更为紧密相连所带来的效益在下降。

所以虽然债市投资者想到了川普的减税增支计划将提高通胀,但股市的注意力则主要集中在这些计划无疑将给企业获利带来的提振方面。

股市的涨势因此被引燃,与债市的急剧抛压形成冰火两重天的鲜明对照。随后人们不仅开始琢磨川普可能实施的贸易限制的长期影响,还会思考全球经济政策更偏重国内的大趋势的长期影响。

“现今民粹主义在全球的扩散似乎尤其表现为国内的愈发偏重,而这将牺牲贸易和移民,”RBC Global Asset Management的分析师Eric Lascelles、Eric Savoie和Daniel Chornous在一份客户报告中称。

“全球贸易已经略有下滑。贸易和移民减少有负面的经济影响。伴随民粹主义而来的则是通胀上升,因廉价的外国商品(和低工资的移民)被更为昂贵的国内元素所取代。”

虽然有人并不认同“民粹主义”和去全球化的融合,但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以及英国公投退欧所勾勒出的未来政府轮廓,将会压制商品和人员的国际流动,这一点毫无疑问。

贸易增长放缓也毋庸置疑。世界贸易组织(WTO)预计,2017年全球贸易仅增长1.8%,正是4月时预估的一半。这也只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2017年全球产出增长预估的一半多一点。近几十年来,随着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联系更为紧密,贸易增长一般都是经济产出增长的150%左右。

贸易增长低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终将拖累经济整体增长,特别是经济受到债务水平高企影响时。

“2012-2014年全球增长放缓,以及2015年商品和服务贸易下降的幅度显示出,全球一体化进程背后的动能发生了变化,”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上周发布的报告指出,“事实上,衡量全球确实最常用的指数--全球贸易额与GDP之间的比值显示,经济相互依赖度在下降。”

此外据IMF,在1995-2008年间,全球化为全球经济年增长率贡献了十分之一个百分点。自那以后,贡献率降至可忽略不计,而未来全球化和经济增长则可能会倒退。

致命中国?

需要注意的是,所有的这些趋势正在演变成不利因素,而在此之后,我们将领略到川普的政策、英国退欧、以及明年选民有望选出内向型的领导(尤其是在欧洲)所有这些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川普已提名经济学家纳瓦罗(Peter Navarro)来领导新组建的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纳瓦罗是“致命中国:美国如何丢掉制造业”影片的导演,并且他曾在去年与投资人Wilbur Ross一道称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贸易骗子”。这两人将在川普政府的贸易政策方面担任先锋,而且有迹象表明,至少对美国贸易设置的壁垒会增多。

这方面在2017年产生的影响,将不及削减公司税和假期现汇汇回的影响大,但其影响会更长远地持续,而且还可能影响深远。而到某个时候,股市投资者可能会将此因素予以考量,或许最早明年下半年就会如此。

“全球可进入的市场对大多数企业而言非常重要,因为这意味着企业不用那幺依赖本土消费者和国内市场,可拥有很广阔的视角,”Mellon Capital投资策略主管Sinead Colton对路透说。“限制更大,机会就更少。这样的逻辑表明,企业整体上会不那幺盈利,从而可能导致投资减少,整体成长率更低。”

虽然移民减少带来的薪资增长或许有经济益处,但企业却无福享受,原因是他们的经营成本可能会因此受到冲击。

但去全球化在明年会开始被更直接地感受到,而且这样的感觉会令市场不爽。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