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新发现 学者:当局栽赃 製造镇压藉口

2020-08-10    收藏655
点击次数:545

228新发现  学者:当局栽赃 製造镇压藉口

1947年228事件研究有重大新发现。辅仁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君恺最新研究指出,根据考证当时史料,228处理委员会应该仅向陈仪等当局提出32条处理大纲;其中,作为当局镇压的最主要藉口「解除国军武装」等要求,根本就不是委员会的决议要求。但事后,当局为了合理化镇压,慢慢统一说法,将32条要求改写成42条,并将「解除国军武装」等要求,塞入委员会决议里。

对于陈君恺的研究,台北教育大学教授李筱峰指出,陈君恺的结论相当合理。当初民间的228处理委员会的确仅提出32条共同处理大纲;42条的说法会出现,是因为过去有委员会后来又追加通过10条所致。但委员会开会时,的确有很多陈仪当局派去的特务,想要进行渗透。陈君恺分析这10条其实当时并没有经过委员会决议,而是镇压后栽到他们头上的讲法,相当合理。

32条vs 42条公案

陈君恺在他这篇「解码228;解开228事件处理大纲的历史谜团」里,对于镇压台湾人民的陈仪、柯远芬当局提出更进一步的指控。这个历史公案的缘由主要出自于当年美国驻台领事馆副领事葛超智(George Henry Kerr)所保存的「人民导报」剪报内容记载,3月7日处理委员会向陈仪所提出的处理大纲条文总数仅有32条。这跟过去一般通说,处理委员会所提为42条认知不符。

中研院院士黄彰健认定这是因为当时负责草拟共同大纲的王添灯「欺骗台湾人民」;但陈君恺则加以反驳。

他先比对当时主要报纸报导指出,228处理委员会是于1947年3月7日下午面见行政长官陈仪,将处理大纲提交给他,但却遭到陈仪痛斥。隔天8日出刊报导此一事件的4份早报「人民导报」(民间)、「中华日报」(官方)、「台湾新生报」(官方)、「中外日报」(民间),对于到底是提出几条大纲,却出现3种说法。一民一官立场的「人民导报」、「中华日报」是报导32条;但另一个也是一民一官的「中外日报」、「台湾新生报」却是报导41或42条。

由于处理委员会是于3月6日开会,加上7日开会到下午后面见陈仪,并对外广播该条文。陈君恺考证相关资料后认为,处理大纲是于原本3月6日的22条,加上收受「台湾民主同盟」及「政治建设协会」等2个团体的书面提案,及3月7日处理会会场上民众当场提案追加通过「后10条」而演变成下午定案的32条。

警务处副处长竟提「解除国军武装」要求

争论32或42条的争议,主要是要釐清当年处理委员会有没有提出当局镇压的主要藉口,要求「国军解除武装」?

陈君恺整理当局罗织处理委员会罪状,包括柯远芬「事变10日记」、陈仪「陈仪呈蒋主席3日庚电」、蒋介石「3月10日中枢总理纪念週谈话」指出,当局罗织的主要罪状包括,取消警备总司令部、解除国军武装、台湾陆海空军皆由台湾人出任等。

所谓「解除国军武装」这个蒋介石、陈仪最在意的叛乱罪名,到底有没有纳入228处理委员会主张里?陈君恺指出,根据邓进益回忆会场说,「陈仪派了那些特务来会场闹事,那些人我认识。警务处副处长刘高清(应为「刘戈青」),他们派人来会场提案,说国军应解除武装。….国民党也是以这一条提案说我犯了『叛国罪』。我说:『这条不是处理委员提出的,是警务处刘某人提的。』」

陈君恺推论,由于「国军应解除武装」的提案显然没被处理委员会接受,成为处理大纲条文。因此,当局又再指示手下到「台湾新生报」与「中外日报」两家报社挖版。

民报被砸的疑云

至于3月9日民报「照常出刊」,陈君恺用当时南京大刚报记者唐贤龙及民报编辑吴浊流所述当天凌晨,民报遭军人闯入砸毁质疑,当时报纸真的已经印好,还是被动了手脚、遭到挖版窜改呢?如果当时报纸已经印好,那这些来砸报社的士兵怎幺没有阻止发刊呢?

陈君恺还比较官方的「台湾新生报」与民间的民报在报导处理委员会新闻时出现2个令人质疑现象:1、标题写到「处理委员会」时竟都用「处理委会」等怪异名称;2、两报32个铅字标题竟有23个字雷同;他质疑,这可能已经遭到挖版后,植入有利于当局镇压藉口的文字了。

当局是到4月起才统一口径说「42条」的

陈君恺追蹤所谓「42条」一词,其实是等到1947年4月才出现。其中较重要者包括4月16日定稿的福建台湾监察使杨亮功的调查报告。

早已决定出兵 镇压藉口事后补上

陈君恺表示,228事件发生后,派兵来台进行军事镇压早已是当局既定的决策。其中包括,3月5日为了派兵赴台,陈诚将部队调动情形向蒋介石报告等等。该天,蒋介石也发电给陈仪,「已派步兵一团并派宪兵一营,限本月7日由沪启运,勿念」。但陈仪还在6日广播说,「中华民族最大的德性,就是宽大,不以怨报怨」。但同一天却写信给蒋介石,「对于奸党乱徒,须以武力消灭,不能容其存在」。

错误记忆植入 42条成通说

那为何处理委员会仅通过32条,事后一些倖存着回忆却说是42条呢?陈君恺以「错误记忆植入」(false memory imprinting)理论说,这是一种「催眠后暗示」(posthypnotic suggestion)所造成的结果。在根据当时「台湾新生报」报导42条下,42条成为通说,人类很容易因为记忆的修补,认知上的混淆,甚至被虚假的记忆所篡夺,终至将虚假的记忆视为真实所致。

「先栽赃,后屠杀」是228事件最恐怖幽暗一面

陈君恺提醒,228事件期间,邮电仍受官方控制,处理委员会里也有官方潜伏的特务,可以鼓动群众、造谣生事。而持援国军抵台后,许多报社都被查封。这不仅是要报复,还是要儘量销毁所有对官方不利的证据。否则像「人民导报」这种与官方相左的资料,会使官方有芒刺在背之感。

他也怀疑「人民导报」的王添灯、「民报」的林茂生、「大明报」的艾璐生、「台湾新生报」的吴金鍊、阮朝日等人被害,恐怕与官方在3月7、8、9日间所进行的这场阴谋有关。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