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恤贫民“人道催租”佳日星难道逼迁租户

2020-06-17    收藏102
点击次数:976

体恤贫民“人道催租”佳日星难道逼迁租户

体恤贫民“人道催租”佳日星难道逼迁租户

佳日星不满2016年度第一系列总审计司报告指槟州房屋局弊端多,导致廉价组屋及人民组屋租户拖欠高额管理费及租金,掌管槟州房屋委员会的行政议员佳日星挑战总审计司,白纸黑字要州政府将这些租户强行逼迁。他说,槟州政府是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在面对拖欠23年4个月逾4万令吉租金的租户,是站在人道立场献议对方先还一半,再在每个月加还1个月的方式缴清欠款。

他否认槟州政府管理不当,反而成立全马首个委员会通过人道方式追款。今年首3个月的收款达164万2098令吉09仙,比较去年同比的161万7972令吉87仙增加2万4125令吉22仙,可见情况已获得改善。

他说,州政府并非不要催收欠款,而是社会上确实有辛苦的一群,连每个月140令吉租金也无法缴付。

无论如何,他说,针对一些欠租金却能够缴还寰宇电视(Astro)费的租户,州房屋局已张贴警告信,将中止有关Astro服务。

逐一反驳总审计司

他今日中午召开记者会,针对总审计司报告揭露的种种弊端逐一作出反驳,在场者尚包括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成员的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及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

佳日星在记者会上跳脚,甚至拍桌向总审计司左右开弓,挑战总审计司审查中央政府是否提供足够的人民房屋给槟州子民。

他说,前朝国阵州政府在2000至2007年只兴建5124单位廉价及中廉价房屋,反观希盟州政府从2008至2016年间兴建2万887单位房屋,甚至规划17项可负担房屋计划,提供2万7230单位售价介于4万2000至30万的房屋。

即使家庭收入逾万廉屋优先分配逼迁户

佳日星指出,对于面对发展商逼迁,不获一屋赔一屋,只接受现金赔偿的木屋区居民,即使家庭总收入超过1万令吉,也可申请廉价及中廉价组屋,不受州房屋遴选委员会指南的限制。

他说,大多数面对逼迁的木屋区居民在面对逼迁时,根据州政府的指南,最佳的赔偿方案是发展商一屋赔一屋;但是一些小规模发展的发展商无法一屋赔一屋,只能够赔钱,而为了协助这些属少数的木屋区居民获得栖身之所,州政府会优先分配廉价屋给他们,即使他们的收入超过申请资格的夫妻收入不可超过2500令吉。

他纠正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拿督法立的说词,误将总审计司报告所指的B组别可负担房屋的中廉价屋,指为夫妻总收入8500令吉获分配人民组屋。

接受以净收入提出申请

针对人民组屋的申请条件,他说,槟州政府坚持将申请条件保持在申请者每月收入不超过1500令吉,不过,内阁却于去年9月7日的会议上通过,将原有的不超过2500令吉申请条件门槛放宽至3000令吉。

此外,他说,由于考虑到商业银行的房贷高拒绝率,以及槟州房屋申请表格上的收入条件未注明是净收入或总收入,因此对于一些总收入超过申请条件者,州政府成立的上诉委员会可以接受申请者以净收入提出申请,只要净收入与申请条件相差不远,都可获得批准。

要求中央拨地日落洞建人民房屋无下文

针对总审计司报告指共有490名人民组屋申请者,以及666名廉价组屋申请者,申请超过15年未获分配房屋,佳日星反驳指州政府于今年4月20日致函房屋部长丹斯里诺奥马,建议拨款在位于日落洞一块占地14.674亩土地,让中央政府兴建至少3000单位人民房屋,但迄今未获回应。

他更以不点名方式揶揄被形容为“小男孩”的槟州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指州房屋局对槟州房屋供应规划不当,导致一些组别的可负担房屋供过于求。

“到底是供过于求,还是州政府从长计议规划应对未来房屋需求?答案可从总审计司报告找到。”

单位空置供安顿灾民

针对一些人民组屋单位空置,他说,这些空置单位是供发生突发意外时收容火灾或水灾灾民的临时居所。至于大山脚的宏愿人民组屋251单位被空置,大家都清楚很多人因为地理位置距离原有居住地点远或认为不适合,而不愿入住该人民组屋,州政府如何强迫人民入住?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