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没有「标準答案版」的道德诠释,每一个台湾人都应该回到个

2020-08-10    收藏982
点击次数:502

我会带着学生在都市里健行。像是从辅大走到基隆,或将一条捷运线从头走到尾。沿途看到什幺值得一谈的东西,我会停下来说明。

有次带着学生经过法主公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就转头对学生说:「这对面就是228一开始发生的地方,那个私菸起冲突的。」

已经累坏的学生们,有些面无表情的转头四顾,找不到焦点。一两人「喔喔」应答,但还是低头快步。看来没有停留的必要,我就继续前行。

就这样经过了「228」。

228似乎一直是这样的。每年都有228,每年都是这样就过去了。

当然,到了这天,有些人会精神一振,努力传递自身的知识与意识型态。有些人则是「喔喔」的度过,不是不关心,也非不面对,而是无法察觉这事件对自己的意义。

如果228需要某种「解决」,那幺对于相关当事人与遗族,需要的就是历史事实与法律的「解决」。而对所有台湾人来说,则需要某种伦理的「解决」,或「诠释」。

对于伦理议题,我的一贯主张,是回到个人自己的背景脉络中,去找专属于自己的答案。当「国民党人」和「反国民党人」分别对228提出自己的诠释时,你不见得会有所「感动」,因为这可能和你的个人脉络是完全脱节的。

你应该回去找这事件和你的可能关係,这知识对你才有意义。不妨就先从我自己谈起。

我的祖父,也就是阿公,是苗栗客家人,据说曾去上海读过国语实小,所以会讲国语。二次大战结束后,他跟随中油探勘队在台南进行石油气的探察。他通几种语言,故担任翻译。

228就在这时发生了。

在冲突的早期阶段,探勘队所处的地域对外省人极不友善。他把外省同事藏在房子和室的地板下,再转移到山洞中,由我阿婆送餐。直到国民党军队前来。

因为救了这些外省同事,他之后的人生一转顺遂。若要说228有什幺受益者,他或许就因缘际会成了这种尴尬的角色。

这对我有什幺意义呢?
我从没见过阿公,他在我出生前去世。但我还是多少享受到他所留下来的余荫,而这一切,多少又是因为当年他出手拯救过那些外省籍同事。

那我应该怎幺面对228?

在祖传故事之外,我另外找了一些文献,仔细思考,就现有片面的资讯而言,我的家族在228之中,应该没有做错什幺,好像也没有损失什幺,但确实受到228的影响。

若是我碰到同样的状况,大概也会做一样的事,救人第一。想的也不是将来会因此发达,而是不救这些同事,他们可能会死。
但历史没有如果,我们只能思考绵延而下的后果。

现在的我,会站在国民党版的228诠释那边吗?不会。
当然也不会完全站在其他的任何一边。

我有我自己的诠释,那是从家族经验而来,搭配各种文献所产生的。我现在的看法,或许和我阿公当年的看法是一样的。

我相信每个台湾人,都有机会从自己身上拉出一条线,拉往228。也许不是直接的亲属关係,可能是朋友、邻居,或是总是出现的某个路边老人。只要够细心,你总能察觉228和你之间的关係。而这关係会影响到你对这事件的道德检讨。

228没有「标準答案版」的道德诠释,每一个台湾人都应该回到个

而我们对于228,甚或之后的白色恐怖,最缺乏的就是这种来自于「个人」的道德价值检讨。多数人只是期待执政者、学者或意见领袖提出一个「标準答案版」的道德诠释,一种「外于」自己的诠释,让大家可以「遵循」,让小朋友可以「背下来」,然后就解决一切。

这幺大型的事件,怎幺可能透过这种方式来完成道德诠释?这当然会失败。

政治意识型态会塑造出一种正义观和合理性,而当前台湾的国民党与反国民党意识型态,对于「正义」与「合理性」在诸多层面上有着严重矛盾。双方都想对228提出一个「正确版」诠释,以压倒对方,做为标準答案,永世流传。

但这种想法可能压抑无数的个人诠释,而这些个人诠释才是真正的道德诠释,因为这来自于个人,也才能对其自身产生道德价值。

在228中,有数万个家庭涉入,每个家庭都有一个版本的故事。有些家族是受害者,有些家族是加害者,有些家族则难以找到自身的定位,像我一样。他们都应该展开对自我的沉思,对自身的道德责任进行评估。

随便把自己归于「本省人」或「外省人」,因而产生同情共感,把单一意识型态对228的结论当真理,是非常空虚的。那不是真正的「你」,只是一种被製造出来的「你」。

唯有面对自我脉络,才能提出「真正」的道德意见,也才能「真正」进入公共领域,进行「真正」的沟通与讨论。否则,你只是在谈论与现实脱节的神话而已。

而对于228,我们离真正的沟通和讨论还远得很,因为很多人还不肯面对自身的脉络进行内向的道德探究。

这不是鞭尸,而是一种寻找自我的过程。你并非不靠家庭、朋友,就成为今天这样的人,你是一个受惠于「过去」的个体,你就有对于过去的道德责任。如果否定这种责任,那战后出生的德国人、日本人,为何要为战争道歉?为何还要担负战争的实质责任?

那展开这种过程,我们会得到什幺?

我们会得到许多「人」的故事,而不单只是数字、事件的记载。我们会得到许多的「对他来说,老蒋是救命恩人。」「对他来说,老蒋是杀父仇人。」而这才是道德价值的真相。

或许大家曾看过一篇网路文章,作者提到在看白色恐怖档案时,意外发现亲人被老蒋更改判决、裁示枪决的档案。对于这个家族来说,「老蒋是伟大亲民的国家领导人」这种说法,就是神话,也是垃圾。你拿什幺理由来说服这个家族,都没有意义。他们会说出对自己有意义的道德评价。

进行内向、脉络性的探究之后,我们也不应藏私,而是尽可能展示这过程的所得,大众才能在庞杂的资讯中,慢慢找到理解历史事件的集体共识。也因为这样,我们才能把「228」转变为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而非刻意别过头,不去看的那部份。

了解并不会带来仇恨,不让人了解,才是在製造仇恨。

如果我们希望拉进彼此之间对于正义和合理性的看法,那幺诚实面对自己,或许是最重要的事。不只是228,每一个对你可能产生影响的政治事件,你都应该认真思考,找到自己的定位点。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