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沟通开始,用不切实际的想像打破实际的问题吧!──对华文作者

2020-06-17    收藏181
点击次数:432

从沟通开始,用不切实际的想像打破实际的问题吧!──对华文作者

某天夜里,台湾知名BBS站轻小说版出现了一篇题为〈得到出版社大赏后的一些心得〉的文章。这篇文章的标题如此平淡,内文却如此之长,记述文章作者自从四年前得奖后、心爱的作品版权被买断、续集却音讯全无的血泪历程。由于作品本身是口碑不错、续集看好的华文轻小说大赏得奖作,再加上内文爆出

作家有想法,其他编辑也同样对此有想法。全力出版社、《挑战者月刊》主编在自己的脸书上简短评论了这件事。她表示这就是台湾出版社的现实。得奖在这个现实中并不能代表什幺。比起抱怨编辑的责任,建议作家提早发现编辑的问题,努力用其他方式使自己的作品能被看到。

曾经是作家、梦想成为作家、旁观的读者、现役的编辑……人们不断响应,分享自己的经验与见解。这似乎不再是单一个作家被单一个出版社恶劣对待的问题了。人们既讨论买断版权的法律问题,也讨论其他华文轻小说出版社的做法。讨论範围更扩展到现代作家应如何求取生存、台湾的小说出版社究竟在寻觅何种作品等议题──足以见得无论出版业是否衰退,人们对出版业以及台湾小说界仍旧投以相当程度的关注。

人们至今依然相信,编辑具有拣选优秀作品的眼光,出版社就是出版品的把关者,使凡人跃升作家之列的标準尺 。

近年华文小说界发生了两件大事:华文小说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华文小说家刘慈欣的作品《三体》获得雨果奖。除此以外,台湾《高捷少女》 也在日本获得好成绩。这些案例证实了华文文学不是缺乏实力,仅仅是难以被全世界看见。台湾出版社急,台湾的作家们更急。台湾说好要国际化,作家都想站上名为世界的舞台。

基于对出版专业的信任,作家们宁愿获得落空的铭谢回顾,也要一再将作品送入出版社。作家们没有那幺害怕失败,只希望可以有人看看自己的作品,确认自己的实力,将真正的好作品送到读者眼前。作品再不济,好歹都会有「不济」一个回馈。在读者、作家的想像中,出版社如同早年那样带有一点象徵的。因为,读者希望读到好作品,作家自然更希望写出读者眼中的好作品。

可这单纯的理想谈何容易。越谈越不容易。

从排版、文案、美术到印刷,为了出一本甚至更多本书,编辑们每天有这幺多业务要处理,没有那幺多时间仔细过滤作家群雪花般的每份稿件。更何况在这资讯更新速迅的时代,国外出了什幺大作,台湾人很快就会知道。改编电影、改编连续剧、改编漫画,外国畅销作买气强强滚,早已累积粉丝基数的强势网路作家更俯拾皆是,逼得其余作家必须反过来接触读者,方能出版作品。

面对来自全世界的竞争者,现成可见的风潮口碑,出版社究竟剩下多少理由去提携自己的作家,维持名为本土特色的市场。不知不觉间,出版社失去了引领市场口味,提炼优质内容的能力。站在书墙之前,读者买单的不再是「出版」这项事实,是街头相传的口碑。出版品不得不从潮流创造者转变为潮流的追随者,否则书卖不出去。

作家们理应明白出版作品绝非肆意下注的游戏,是和拥有口碑与潮流的巨人进行斗争,没有足够强健的体魄万万打不赢。瞧,出版业的现实状况多幺险峻,出版社与编辑不仅没有义务配合所有创作欲强烈的作家,真有千千万万个不得已。

读者、作家对于出版社的嗅觉想像若是「应然」,出版社迎合市场的实际行动必是「实然」了。

但是等等,台湾的阅读群众越来越少,这些作为没能挽回出版业的盛况不也是个「实然」吗?这样的「实然」应该是迫切改变的,怎能因为就是有这些鸟事,乖乖吞下这些鸟事呢?

倘若甘愿深陷于此,在逐渐紧缩的市场中追寻最小的最大值,别说台湾小说势必更加难以翻身,台湾出版业或许还有可能将自己闷死在小岛上。试想若人气网路小说家已有能力累积养活自己的粉丝量,他们会需要出版社的经销仲介吗?网路社群当道,电子书崛起,出版社会否有可能被当初寻求出版的作家们,投下拒绝票?

正视「实然」固然必要,追求「应然」却是合理。

今天作家们的处境是个问题,出版业的衰退是个问题,台湾缺乏作品名扬国际是个问题,作家与出版社之间的合作更是问题——改变作法解决这幺多问题,促进多方互利互惠,即便难以全面达成也是积极可行的态度。

仅因现况,已然不再美好。

作家和出版得好好拥抱彼此。深情地,从头到尾。

作家有创作力,出版社有行销专业。两者无非不想追求极致畅销的内容,将珍视的作品送到读者手上,培养忠实的阅读族群。「极致畅销的内容」,这共同的目标正是彼此共同的沟通语言。沟通,则无疑是使作品内容昇华的秘诀之一。

相对于翻译文学,本土的作品完全能够透过彼此沟通进行改善,串联相关产业合力打造。大赏得奖作品、强势网路作家的人气纵然是畅销特徵,不一定就是可能性的全部。好作品经常是那些单行本内容与网路连载不同的作品。这悉心打造的台湾独有内容,将会是拓展阅读市场至国外的最好筹码。

或许台湾缺乏美国那般深入作家生活,从中协调的版权经纪人。

或许出版社未来贩售的不是书籍,是为作家精炼内容的贴身服务。

很多的或许。只要不打算迁就于当下的处境,我们确实可以有无限个对于未来的想像。这些想像听起来不切实际,取决于它们的作用正是打破实际。无论哪个,少不了作家与出版社的紧密联繫。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