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流行音乐:没有政策资源大力支持却有支持创作的社会资本

2020-06-24    收藏356
点击次数:272

台湾流行音乐历经百年的发展,期间因日本殖民与中国移民活动带来的次文化交融,使得流行音乐的商业模式也推陈出新,音乐的聆听方式与传播型态亦产生改变改变,流行音乐成为台湾大众文化的重要元素。台湾汇聚多元族群接触的时代背景,让台湾大众文化无形中学习接受各种文化的语言、习俗、风尚,乃奠定台湾流行音乐雄厚资产的基础。

台湾和香港从70年代末,以青春偶像唱着情爱歌曲的包装模式,在华语世界攻城掠地,大举攻佔消费市场,华语流行音乐市场过往盛传一句名言:要想在大中华流行音乐圈走红,你必须先在台湾红。许多华语歌手会优先选择来台湾发片,象徵台湾扮演华语流行音乐摇篮的优势,但这种优势已经逐渐倾斜到中国市场。另一方面,韩国流行音乐在全世界蔚为风潮,背后与韩国的政策支援及政经背景息息相关,尤其是前任总统的金大中,在亚洲金融海啸之后痛定思痛,韩国政府全力推动文化创意产业,流行音乐的发展便成为重要的一环。

暂且不论韩国流行音乐,台湾实力派唱将在中国对岸节目《我是歌手》重新走红,即便冠军结果通常歌迷间引发「阴谋论」,国内新闻台以直播方式来偷渡转播惹起舆论的批评,甚至前文化部长忧心三十年后台湾恐怕失去创意泉源等。流行音乐在对岸市场落地生根的群聚效应发酵,软硬体规划条件愈加成熟,吸引更多创作人才逐渐靠拢,我是歌手的现象能否让国内音乐人士反省,台湾是否还处于华语流行音乐世界的枢纽?抑或如何重拾60年代至90年代的荣光?

笔者认为《我是歌手》的成功,是一种将韩国创意+台湾元素+中国平台加以整合,辐射于华语流行音乐市场的细腻呈现,但该种呈现仍限于硬体,固然大型节目製播无法反映对岸流行音乐的创作实力,但足以撼动台湾过往作为华语流行音乐的优越。或许大规模节目製作模式并不适用台湾,製作单位若没有让台湾元素充分发酵,台湾并不需要製作一个超大型音乐节目,来宣扬自己在华语流行音乐的优势。不过,数位音乐内容在华人市场条件逐渐成熟之际,政府单位必须重视创作音乐型态,将会成为在华语市场大宗的趋势。

台湾流行音乐:没有政策资源大力支持却有支持创作的社会资本

台湾即便拥有充沛的流行音乐创作能量,但缺乏足够接受市场检验及发表管道的机会,数位音乐的兴起及中国流行音乐市场的扩张,台湾流行音乐产业的利基正在不断流逝。随着总体经济成长的疲态,国内消费者对于流行音乐购买力道下降,广告量大幅萎缩影响广播服务的销售,又随着音乐下载市场的扩张,台湾去年的音乐出版业销售值年增率,衰退跌幅达8.81%,传统唱片音乐市场仍会继续萎缩,音乐创作人才不断出走的现象,会丧失流行音乐产业升级的契机,台湾企图维持华人流行音乐的领先指标,最怕是梦一场。

台湾流行音乐元素发挥的政策面,应当更进一步聆听流行音乐创作者的想法和需求。事实上,流行音乐从来都是产业纵横群聚的外溢效应,政府保护措施的意义不大,从流行音乐产业的上游创意激发、中游企宣製作、下游通路销售,台湾在华语流行音乐创作的社会资本得天独厚,是顶端的创意开发的最佳温床。台湾流行音乐总产值可达到年均百亿的实力,台湾依然是华语流行音乐世界的枢纽,这是一个小而美、美而优、软实力的产业体系,台湾流行音乐的经营模式应当持续着重在「录音着作」、「着作权利」及「现场演出」,成为流行音乐产业链的重要经营项目。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